中新社西藏那曲11月22日電 題:天路上的守護者
  作者 王林 李曉琳
  17日清晨7點,青海五道梁的黑夜還未褪去,養路工敏瑪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工作。在遼闊草原上,他的身影沿著公路緩慢移動,呈現出一個橘紅色圓點。
  35歲的敏瑪是西藏那曲地區五道梁公路養護段68工區的養路工人,他主要的工作是守護這一區域的青藏公路和鐵路。五道梁被世人稱為“生命禁區的青藏高原和西部高山地區”,是從格爾木進藏的必經之路,地高天寒,長冬無夏。
  “我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看護好曲瑪橋。”敏瑪指向公路上的橋梁,說話間呼出一團白色的霧氣。
  事實上,青藏公路沿途有很多像敏瑪這樣的養路工,他們駐守在青藏公路邊,看護這條世界上海拔最高、線路最長的柏油公路。
  青藏公路起於青海省西寧市,止於西藏自治區拉薩市,全長1937公里,全線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。青藏公路是目前通往西藏里程較短、路況最好的公路,自1954年建成後,一年四季通車,成為5條進藏線路中最繁忙的公路,承擔著85%的進藏物資和90%的出藏物資的運輸任務。
  青藏公路是繁忙也是寂寞的,行駛在路上的人們只是匆匆掠過,偶爾停留也只為捕捉些許風光。記者的到來讓敏瑪感到興奮,或許這偶然且短暫的相遇對他來說是這些天來最有趣的時光。
  “我特別喜歡這份工作,因為青藏公路在我們心目中是神聖的。”敏瑪不覺得自己在這荒無人煙的草原里看守公路是件苦差事,“老一輩的養路工人才辛苦”。敏瑪父母年輕時也是這條青藏公路的養護者,他繼承父母的事業,是個地道的“路二代”。“我把生命放在這裡了。”
  五道梁的清晨冷風陣陣,沒說幾句話,記者已經被凍得發抖。“家裡有爐子,進來取暖吧。”敏瑪的家是立在路邊的兩間移動板房,籠罩在茫茫大霧下,周圍沒有任何人家。
  這是家嗎?屋裡只有兩張鋼絲床、一個爐子和幾件簡單的廚房用品。這不是家嗎?屋裡有正在做早飯的妻子和在襁褓里睡得香甜的孩子,剛滿兩月。
  在這片雪域高原之上,公路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,它不僅是聯繫西藏與外界溝通的橋梁,更是維繫漢藏民族情感的紐帶。從修建那天起,就有無數人在為這條“天路”默默付出,他們或是堅守、或是奔走、或是傳承……
  青藏公路管理分局安多公路養護段17工區有23個職工,一半是女性,他們都是從父母那裡接過修護這條公路的責任,承擔起青藏公路33公里的養護任務和道路安全保障工作。“早上7點上班,晚上8點收工,哪裡有損壞我們就到哪去。”貢達瓦說話的時候沒有停下手上的活,將一鐵皮桶瀝青澆到路面的坑窪里,冒起陣陣白煙。
  貢達瓦在道班工作已20餘年,他見證了這些年來路面等級的提高和養護條件的改善。貢達瓦說,雖然在外人眼裡看來並不是什麼體面活,但這份職業的確給了他們滿足和快樂。“父母那輩人真的是一鏟一鏟挖出來的,現在我們有了挖掘機、拖拉機這些修路護路的器械,方便多了,以前不敢想。”
  雖然擺脫了過去一人一鏟、人背馬馱的繁重勞動,但西藏公路養護條件仍相對落後,許多工作只能靠人力完成,在海拔4700多米的安多做體力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就算對於當地人也是如此。“幹活容易累,呼吸急促會頭疼,年紀越大越明顯,可路上的事也不能不管啊。”貢達瓦說,自己是在“路上”長大的孩子,對這條路有太深厚的感情。
  “你想讓孩子繼承你的事業嗎?”貢達瓦聽完笑道,“太苦了”,頓了一會又說,“如果他們願意,我會支持”。(完)  (原標題:川青藏公路通車60年:聚焦天路上的守護者)
創作者介紹

世界首映

fzsidxq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